首页  
  今天是:2019年07月22日 星期一
深圳:医患矛盾难题医务社工可解?
作者:ad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14年10月30日

 原文标题:《深圳医务社工助缓和医患矛盾作用大,建议设医务义工U站》 深圳多家医院目前均配备了两名医务社工,业内人士指出配备数量仍不足 在帮助病人申请救助和缓和医患矛盾

  原文标题:《深圳医务社工助缓和医患矛盾作用大,建议设医务义工U站》

深圳多家医院目前均配备了两名医务社工,业内人士指出配备数量仍不足

在帮助病人申请救助和缓和医患矛盾方面,医务社工作用颇大

深圳医患纠纷高发,这引起了一些医疗界人士的注意,本该承担帮助患者、缓和医患关系工作的医务社工有无发挥相应作用?羊城晚报记者近日采访了解到,目前深圳已有深圳市人民医院、北大深圳医院、深圳市儿童医院、深圳市中医院、深圳市妇幼保健院、深圳市二院6家市级医院分别配备了两名医务社工,不过在采访过程中,却有社工和医院反映社工数量过少,工作开展受限。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建议,医院或可考虑与深圳市义工联合作,设立医务U站,由社工带动义工发展,调解纠纷、缓解医患矛盾。
人手不足只能照顾重点科室

2008年毕业于西北某大学社工专业的小陈(化名)现在在深圳一家知名三甲医院做专职社工,小陈的职务性质属于深圳市民政局出钱向深圳慈善公益网购买服务。“目前我们医院只有两个社工,主要工作就是帮助一些有需要的困难患者申请政府或民间慈善救助。”

小陈告诉记者,自己刚去医院工作时,就是不停地在各大病房之间奔波,寻找需要帮助的患者,如果患者心情太差可以为其进行心理辅导,经济过于拮据就想办法为其寻找救助资金,还对部分病危患者进行临终关怀。

“刚开始时患者不太接受,因为突然间来了这么个过于热情的年轻人说自己是社工,大家多少有点不相信,不过经过医生护士的介绍,以及一些成功接受救助的患友介绍,许多重症患者都认识我了。”小陈说。

工作5年来,小陈差不多为200至300个患者争取到了300万元至400万元的政府救助基金,病人中,有患鼻咽癌、胃癌等各类肿瘤癌症的,还有患白血病、尿毒症的。小陈说,主要的救助渠道包括“劳务工关爱基金——寻找需要帮助的人”、红十字会医疗救助专项基金等。

“我只是帮忙介绍如何申请、如何填表以及递交表格,最后资助金额下来也是打到患者本人的银行卡上,社工不介入后续转账问题。”在小陈看来,社工的力量虽然微弱,申请到的资助金额最多也不过几万元,但这种对患者的关怀也是十分有必要的。

不过,让小陈有些着急的是,医院包括门诊、检查住院在内共计有46个临床科室,目前配备的社工却只有他和另外一个同事,“太少了,根本忙不过来。”小陈告诉记者,最开始来医院他会每个科室都跑一遍,现在由于精力不足,他更多的是通过科室护士长询问是否有需要帮助的患者。只有对几个比较重要的科室,如血液内科、肿瘤放疗科、肿瘤内科、血透室、脑外科等,会每天都进行“查房”。

“医院目前约有2000张床位,按理说100张床位应至少配1个社工。”小陈说。

目前小陈的年收入并不高,约7万元左右。小陈表示,因为社工工资不高,整体工作环境不好,他的许多同行都已经转业。

住院病患认为社工作用积极

小陈反映的问题在另外几家医院也存在。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,北大深圳医院社工部目前有两名深圳市慈善公益网派驻的岗位社工,主要负责心理疏导和医疗救助,另有1名福彩购买服务的项目社工,主要负责病人临终关怀和器官捐献协调,至于医院配备的3名工作人员则主要负责处理投诉纠纷等,医院购买医责险的保险公司也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协助协调工作。

“工作人员数量有限,我们一共有将近40个科室,不可能逐个‘扫房’,有些患者需要自己来找社工部,我们才知道他需要帮助,当然也可以先问护士长,有需要的话再拜访。”社工部相关负责人介绍,该医院在患者心理辅导这块做得还是相对少一些,“目前2个岗位社工也够用,但是多多益善啦,多一两个社工更利于开展工作”。

“其实患者住院时心理特别需要辅导,他们不仅仅处于对疾病的恐惧中,还对一些救助政策不了解。”深圳市民刘阿姨告诉记者,她有次在深圳一家三甲医院住院,医生护士可能由于太忙,面对患者的问题时态度都是冷冰冰的,这让她当时的心理感受低落到极点,“如果有专门的医务社工可以在住院部驻点,跟我们患者聊聊,这对缓解医患矛盾何尝不是一件好事?”

人大代表建议设立医务U站

医务社工数量不足,到底该如何补齐?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表示,社工服务由政府出钱购买,要政府一下子拿出许多钱来增加医务社工的人数,这在短时间内也不现实。杨剑昌建议,目前可以在各医院开设医务义工U站,定期或不定期地在每个医院派驻20至30个义工,为患者和医院提供双方的沟通服务。

“就和深圳其他地方的U站一样,医院可以和义工联进行合作开设这样一个服务点,由定期接受培训的有经验的星级义工派驻,关心患者的感受,同时可以对医患纠纷进行第三方的调解,让医务‘社工’带动医务‘义工’。”杨剑昌指出,一些医院对义工的进驻特别“敏感”,生怕医院内部一些医患纠纷外泄,“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,医院并不是可以治百病的地方,只要尽职尽责就不用怕,有纠纷也不用担心公开”。
 
 
 
版权所有:安徽省社会工作(者)协会 江淮社会工作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信息: 皖ICP备08005239号
地址:合肥市濉溪路99号 邮政编码:230041 会长信箱:mailto:ahssgxh@163.com 技术支持:合肥晶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
你是本站第 2088052 位访问者